胡 澄:由马克思不给资本站台引发的“联想”

胡 澄:由马克思不给资本站台引发的“联想”
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我看了由欧洲多个国家联合拍摄的影片《青年马克思》。看完之后感慨万千,引发了无穷的 联想 (这个词不是商标专用吧?如有侵权,纯属无奈!)。 影片一开始就是一片肃杀之景 资产阶级权贵的鹰犬兵勇们手持利刃,打马杨威,肆意驱逐砍杀在森林中靠捡拾柴草为生的底层贫苦人民。镜头特写固定在一个被砍杀的穷苦群众的脸上,那双渐渐暗淡下来的眼睛向阴霾的天空投去最后一瞥! 死不瞑目地呐喊呼唤:谁是贫苦群众的代言人?这时镜头一转,24岁的《莱茵报》主编马克思在报社编辑部激愤地抨击压榨穷苦百姓的资产阶级阶级权贵,为这些穷苦百姓声辩着,进而不惜与报社立场不一致的几个资本股东闹翻。并且在门外普鲁士士兵警察的喧哗中 开门揖盗 ,昂然就缚,登上囚车而去!这个镜头在我的脑海中久久回映。 看完电影以后,我急忙找出《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一卷,重读马克思为穷苦人争辨的宏文 《关于林木盗窃法的辩论》,这篇当年发表在《莱茵报》上的宏文可以说是这一卷《马恩全集》的压卷之作。立场鲜明,语言犀利,思想与文字的力度穿透近180年的历史时空,至今锋刃如新,使人警醒! 由于马克思坚定的站在劳苦群众一边而得罪了权贵阶级,他备受反动政府的迫害,四处漂泊,陷于贫困当中。以至于要靠亲朋的接济和典当衣物度日。他的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因贫困而夭折。但是贫困与迫害并没有使马克思屈服,反倒在为无产阶级的利益而奋斗的历程中成为一代革命导师。他的著作《资本论》给予资本与资产阶级以无比犀利的批判。他在这部伟大的著作中说: 我决不用玫瑰色描绘资本家和地主的面貌。 毅然与资本和权贵划清了界限。 我不由得 联想 :如果马克思不为贫苦群众与被压迫的工人阶级站台,而为权贵与资本而站台那会怎样?要知道他的父亲是律师协会的主席,他本人是法学博士,最起码可以成为 法律党 ,在为资本的服务中享受富贵。但是他看穿了在权贵与资本的操纵戏弄下, 法律就是谎言,而穷人就是法律谎言的牺牲品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一卷,第139页)。他决定要在 政治上和社会上为备受压迫的贫苦百姓群众的利益而斗争 (参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40页)。他还有另一条路,他的妻子家是贵族,他的小舅子是内务部官员,完全可以靠依附权贵享尽荣华富贵。最起码以他深厚的学问,搞什么共产主义同盟啊?搞一个 资本50人论坛 ,为资本的压榨出谋划策。那样,马克思就会成为资本的账房先生和侍妾,决不会成为一代无产阶级的革命导师。但他却在贫困一生中,为贫困的被压迫的人民指出了一条通往解放的道路。作为马克思后代的共产党人,我们要知道马克思所受的贫困与牺牲是为整个无产阶级和后代共产党人所受的。他的这种立场信念和他指出的道路才是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的理论自信与道路自信的渊源和 初心 。 说到中国,我又 联想 到:如果当初国民党反动派被国际资本及其买办收养之后,悍然举起屠刀屠杀共产党人的时候,以毛主席为代表的那一代共产党人,如果不是站在贫苦人民的立场上,为他们站台 霹雳一声暴动 ,而是依附于资本权贵与新军阀,他们也可以荣华富贵一生。要知道那时候的青年毛泽东已经是国民党的候补中央执委与代理宣传部长了,他完全有投靠的资格。但他没有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而卖身投靠,却是 唤起工农千百万 霹雳一声暴动 !这一声霹雳,伴随了毛主席一生,直至晚年!这一声霹雳,与170多年前,青年马克思那一声声为穷苦百姓的声辨相赓和,鼓荡起工农奋斗的历史雄风,深刻地改变了中国与世界的历史。 恩格斯在评论《资本论》这部伟大著作时曾经说过: 资本和劳动的关系,是我们现代全部社会体系所依以旋转的轴心。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二卷,1972年版269页)现在,围绕这个轴心 为资本站台还是为劳动站台,是时代给我们中国共产党人出的答卷;更进一步的考题是:是为中华民族站台,还是为国际资本及其买办阶级站台?有句话说的真好 时代是出卷者,共产党是答卷者,人民是判卷者。 人民都在眼睁睁的看着我们,我们共产党人要考虑好再落笔迈步啊! 在这个问题上,青年马克思为共产党人树立了 初心 与立场;在这个问题上,晚年毛泽东为中国共产党人做出了 永远奋斗 的表率! 我们共产党人做任何事情都要在脑子里 联想 一下这 一老一小 的抉择与嘱托啊!